您的位置: 首页> 媒体看庐阳
据|香港商報網 走近高溫下的勞動者
2021年07月16日 09:42 来源:庐阳区委宣传部     作者:趙明 史翠雲 朱會會 孫軍
7月14日,記者走進安徽合肥廬陽經濟開發區,通過親身體驗,用筆記錄烈日下一線勞動者,用鏡頭聚焦他們一個個被汗水浸透的脊背和面孔。
只想讓孩子們早日在新學校上學
上午7:30,氣溫33度。記者來到合肥六中新校區項目建設工地,只見700多名工人正忙著綑紮鋼筋、焊接腳手架,現場一派熱火朝天的建設景象。

7月14日,在合肥六中項目建設工地,工人正在烈日下綑紮鋼筋(趙明攝)
據項目負責人韋國忠介紹,從早晨6點工人們就開始忙碌作業了。目前現場施工人員已工作了一個半小時。由於施工場地暴露在烈日下,施工人員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。
為確保高溫天氣下安全施工,項目部採取早6點至11點,下午2點—6點的「兩頭」作息方式,錯時避開中午和下午高溫時段。同時,項目部還免費為工人們準備了西瓜、綠豆湯、人丹、十滴水等防暑降溫物品。
「我們苦點累點算什麼,咱就是幹這個的。但是,孩子明年上學不能耽擱。我孩子明年中考,能考上爸爸親手參與建設的六中,該多好啊。」建築工人陳勇祥說。
截至目前,合肥六中新校區建設進展順利,目前項目17棟單體建築中,除兩個場館外,其他15棟全部實現了結構封頂,並進入裝飾裝修階段。預計明年秋季開學可交付使用。
汗水沾滿粉塵 臉上都是「泥水」
上午8:15,在地鐵8號線清河路站,坑內溫度38度。工人正在進行地鐵圍護樁樁頭破除,伴隨設備的啟動穿鑿,水泥粉末飛揚,沾到工人臉上,流下泥水樣的汗水。該項作業在基坑內進行,高溫聚集不易吹散,坑內溫度比外面平均高4-5度。幾分鐘不到,工人們的衣服均已濕透。

7月14日,在合肥廬陽經濟開發區偉宏鋼構鋼材加工車間,工人正在高溫下焊接作業(趙明攝)
據了解,清河路站為合肥8號線一期工程的第4個站點,位於清河路與太和路交叉口,與5號線呈「L型」節點換乘,目前車站主體及換乘節點已施工完成並覆土。
衣服每天要換三次 只想悶頭睡一覺
上午8:30,氣溫36度。記者在麗水路潤宜佳生活超市外見到,三名城管隊員正在幫助一樓商業經營戶清理店外店物品。強烈的陽光照在這些「城管藍」顯得格外引人注目,豆大的汗珠讓他們身上的制服都與身體緊緊貼在了一起。

7月14日,在合肥廬陽經濟開發區連水路與麗水路交口,環衛工人正在烈日下清掃馬路(趙明攝)
交談中,廬陽經開區城市管理部副部長劉子豪告訴筆者,高溫夏季,歷來是城管工作的難點和重點季節,瓜果大量上市,園區內流動攤點、佔道經營、夜市排檔等遍地開花。
為了確保城市乾淨衛生,城管隊員的每天在外工作時間都超過12個小時,現有的2套隊服都跟不上換,很多隊員的睡眠時間一天也只有5-6個小時。此外,現在園區還在加大對違法建設的拆除力度……
希望人人都來守護美麗的城市
上午9:00,氣溫36度。記者來到麗水路與連水路交口。只見一名環衛工人的衣背早已濕透。而他一直在彎腰不停的忙碌著。在他的身邊是一輛裝滿垃圾和落葉的清掃車。
交談中,記者得知,楊慶維今年62歲,他的工作是負責麗水路、連水路與耀遠路間路段淨3000平米麵積的保潔。
「工作時間是早上6點半至下午6點,每天至少要喝掉8大瓶水杯的水。這邊擦完的汗,不到2秒又出來了,衣服就沒幹過。我負責的這一段還不錯,有些商家會讓我們過去休息休息。但是,一些環衛保潔負責的是企業廠區片區,沒有門面商戶,他們連個躲太陽的地方都找不到。」
楊慶維說,現在總還會有些不自覺的人喜歡亂扔飲料瓶或香煙盒或煙蒂,這邊剛清掃完畢,那邊又被人扔了垃圾,每天都要往返清掃很多次。短暫的交談,楊慶維繼續向著前方忙碌起來。
上午9:30,在合肥六水廠改擴建項目工地,氣溫接近37℃,火辣辣的太陽讓滿是鋼筋和泥沙的施工現場更加燥熱,戴著手套的工人正在進行腳手架鋼管套絲和堆碼工作。他們露著黝黑的雙臂,將地上的鋼管歸置到一起。
「干我們這行要吃得苦哦,你們摸下鋼管?都被曬的滾燙,溫度極高,你們這種細皮嫩肉的禁不住折騰。」有著10多年施工經驗中建一局鋼筋工人王志偉一邊搬運鋼筋一邊打趣說著。被勒得發紅的手掌上佈滿了縱橫交錯的新舊傷痕,他們每天早上6點到中午10點,都需要堅守在崗位上,整理鋼管、下料、綁紮……一天下來一個人10杯水都不夠喝。
每天流淌的汗水能裝半臉盆
上午10:00,車間溫度58度。記者來到位於連水路的偉宏鋼構鋼材加工車間,剛到門口20米處,一股灼燒的熱浪撲面而來。數十名工人都身穿厚厚的類似「棉襖」的服裝正在忙碌著焊接鋼材。
今年40 歲的楊安祥是該企業從事鋼材二氧化碳氣體保護焊的班長。當時,他正在操作二氧化碳氣體保護焊接機。每天將近10小時的工作時間,5到20米的箱型鋼樑焊接長度,近5000℃至8000℃度的藍色火焰在他手中飛舞跳躍,如此高溫的工作環境對於楊安祥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。
他身穿厚厚的防護服,頭戴安全帽和護目鏡,電焊面罩下吸汗的圍巾早已濕透,即使戴著防護手套,飛濺的焊花還是會在皮膚上留下小紅點。一天下來,這身衣服上能擰出大半盆的汗水。

[责任编辑:admin
标签:

庐阳全媒体
  • 庐阳区官网
  • 官方微博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老城新闻
  • 水西门新闻
  • 双岗新闻
  • 互动邮箱:city_ah@ifeng.com
凤凰安徽官方微信

凤凰安徽微信

凤凰安徽官方微博

凤凰安徽微博

合作热线:0551-65535299
  

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298号